>>欢迎您,请先登陆 | 注册 | 发贴排行 | 搜索 | 帮助 | 退出 | 订阅论坛新帖 | 什么是RSS订阅?如何订阅?
    塞岛在线论坛
    『文化走廊』
       记忆体-短篇原创小说

  发表一个新主题  发表一个新投票 回复主题您是本帖的第 2854 个阅读者浏览上一篇主题  刷新本主题  树形显示贴子 浏览下一篇主题
 * 贴子主题: 记忆体-短篇原创小说 保存该页为文件 报告本帖给版主 显示可打印的版本  把本贴打包邮递  把本贴加入论坛收藏夹  发送本页面给朋友  把本贴加入IE收藏夹 

 帅哥哟,在线,有人找我吗?  fly_away 
  
  
  等级:新手上路
 财产:190
 经验:127
 魅力:127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3-12-7
  文章:37
  鉴定:保密

  给fly_away发送一个短消息 把fly_away加入好友 查看fly_away的个人资料 搜索fly_away在『文化走廊』的所有贴子  点击这里发送电邮给fly_away 引用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贴子 
·塞浦路斯移民快速通道申请新规定    ·塞浦路斯议长会见全国政协副主席刘新成    ·塞浦路斯迎来最大民间庆典活动    ·驻塞浦路斯使馆举行2019年华侨华人新春招待会暨“大使杯”乒乓球赛    ·驻塞浦路斯大使黄星原出席2019年塞“欢乐春节”巡演暨中国美食文化交流活动    ·驻塞浦路斯使馆同塞欧洲大学共同举办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专题研讨会    ·外交部副部长王超访问塞浦路斯    ·驻塞浦路斯大使黄星原会见法罗斯艺术基金会主席科赫研    ·驻塞浦路斯使馆成功举办第六届帕福斯中国文化之夜活动    
发贴心情 记忆体-短篇原创小说
大家如果喜欢,请帮忙投个票啥的  http://www.qdwenxue.com/short/100027462.aspx
感谢!

人的眼睛相当于一台5.76亿像素的相机,和我那台躺在抽屉里1000多万像素的数码相机比起来,我的眼睛拍摄的画面异常清晰。与你一起等待日出的山顶,与你一起挽手漫步的沙滩,它清楚地拍下了照片无法留下的细微。不过,你转身的背影,机场里拖着行李的过客,甚至是那些散落在地的出境卡,它也没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埃玛尔是这个小城市里很有名的餐厅。落地窗外的海面上泛起银色的月光,我盯着桌上跳动的炷火问到:"为什么回来?你在迪拜不是过的很好?"你没有回答,仍然看着那些缓缓流动的车灯。我抬起头看着你,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我想你了...我就回来了。"玻璃窗上印着你一字一句的脸庞。"你在微博上说,没办法活在没有我的城市里,不是吗?还有你又病了。"你的语气越发温柔起来。我咽下一大口红酒:"你知道,你的同情心会杀了我!"空气里怎么会有玫瑰花的味道,我说完后不禁疑惑起来。"源一,我不是同情,我需要时间来看清自己,需要时间做出选择。"其实,选在这里重逢是我深思熟虑的,不只因为优雅浪漫的环境和昂贵美妙的食物。当然,我们从学生时代起就梦想在这个需要提前半年预订才能用餐的埃玛尔狠狠地吃一顿。不过,那不是我选择这家餐厅的主要理由。"灯红酒绿不再吸引你了?"我喜欢你那愤怒的表情。"源一,我知道我带给你难以承受的伤害..."你温柔的语调却也遮掩不了你的怒气。其实,这样的你更真实些,不是吗?我才是那个捧你在手心的卑微者。"别说了,我都忘了,来,干了这杯我们回家。我们很久没见面了,不是吗?"

我的小屋子买在城市的另一边,偏僻但是便宜。我并不介意每天需要早起坐车,因为你走之后,我都睡不久,有时3小时,有时2小时,有时整夜都想着你的夜空是否和我这里一样?走进电梯你依偎在我身旁小声嘀咕着:"顶楼啊?"显示屏蓝色的数字快速变换着,我冷冷的答道:"是。"可是,我自己明白在酒精的作用下,在多年的等待后,我想要你的欲望已经随着楼层的上升越发膨胀着。打开房间门的那一刻,我们的嘴唇又贴到一起。那一瞬间,我又闻到了那不可思议的玫瑰花的香气,我轻轻推开你问道:"你闻到玫瑰味儿了吗?"你头也不回的走向卧室:"没有,源一,但是,我知道你闻到了。"我诧异的跟了进去。你熟练了走到床边,打开了台灯,关上了卧室的顶灯,倒在了床上。"源一,你不会站在那里让我等一晚上吧?"我再次放弃寻找玫瑰花香的线索,因为我现在只能闻到珺丽身上的香水味儿。

我疲惫的关上了台灯,不过,那不是我需要睡觉。我要让你看看我的得意之作。昏黄的灯光瞬间暗去,我拍了拍快要睡去的你。"珺丽,你看天花板。"是的,我家的天花板就是我的得意之作,那是因为中央的很大一部分是玻璃材质的。没有了灯光后,能看到一大部分夜空。你忽然睁开眼睛看了看,可是当中没有一丝惊讶或惊奇。我压制失望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是顶楼,又为什么是玻璃吗?"你抱住我,在我耳边轻声说:"你该不会是为了可以对着流星许愿吧?卧室的天花板,那样你的梦里也能许愿让珺丽回来,一晚也不错过一颗流星。"我能感觉你在无视我的惊讶,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瞬时间,铺天盖地的玫瑰花香充满了整个房间,我的目光穿过你清秀的脸看到了床头柜的电子相框。那是一张机场的照片,里面有你,有我,等等,这是他,为什么还有他呢?

自从人们淘汰胶卷后,所有的照片都被存在记忆卡上。我们可以任意的删除不喜欢的照片,却不用担心会浪费胶卷。当然,对于心仪的风景也可以多拍摄几张。然后,挑出最好的,冲洗成纸质的相片,或者是,保存到电脑里,或者是,电子相框?

我必须确定你已经熟睡,在黑暗中,借着洒下的星光,我盯着你的脸。人们说进入深度睡眠后,眼睛就会旋转。那时,也许所有的谜题都可以解开,我可以仔细看看那张我记不清楚的照片。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再次掠过一丝微笑,我知道你会说这样的情景并不可笑,甚至还有些阴森,可是,我已经听见你发出轻微的鼾声。看起来你睡的很熟,我悄悄放下环在我身上的手,屏住呼吸转了个身。我没有直接起身下床,直到确定再次听到你的鼾声时,我赤身站了起来。其实,一切很简单,只需要走到床的那边就好了。我小心迈过地上散落的衣物,我的内裤,牛仔裤,外套。你的内衣,裙子,上衣。就在我拿起了那盼望已久的相框时,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致命的疑点,我记得刚才地上有红色的内衣。珺丽永远不会穿红色的衣物啊?在那样的经历后,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不应该会再穿红色的衣物了。除非,那熟睡在床上的人,不是珺丽?!

我的相机是一台简单的卡片机,它的像素还算不错。不过,就算我有严重的近视加散光,带上眼镜后它仍然远远不是对手,可是,我发现它有一个十分可靠的记忆系统。我可以尽情的拷贝,删除,转移那些过去的场景,而不用担心那些已经记录的景象会发生任何丝毫的改变。

床上的女人缓缓睁开双眼,她并没有惊奇镜中身后那个赤身的男人。她看见男人拿着她的内衣和电子相框愣在那里,脸上全是无助和疑惑。她女人叹了口气,又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机场上珺丽和单言在一起?为什么他们的感觉如此亲密?我知道珺丽去的是迪拜,可是单言呢?他也去那里吗?和珺丽一起?我感觉一丝凉气从后背慢慢升起,一些琐碎的片段在我的脑海中被快速检索着。忽然,我听见了叹气声。"珺丽,你醒了?"我垂下拿在手中的相框和内衣问道。没有回答,我想可能是她在做梦吧。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再次抬起相框,可是,出现的是另一张相片,珺丽和我在一家餐厅吃饭,桌上放着很多的玫瑰花。这不是埃玛儿餐厅吗?可是,今天是我第一次在那里吃饭啊?我从没和珺丽去过埃玛儿餐厅!?

"源一,周末我们一起吃饭吧,我都要走了。"电话那头的珺丽说道。有一段时间了,我的意思是珺丽和我吵架后,我们再也没有像样的约会。当我知道她要出国后,我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她,但是,她有五花八门的原因,没有哪次好好聊过。我走到经理办公室的门口,犹豫了几秒还是敲门进去了。辞职办的异常顺利,也许是我魂不守舍的表现早就引起了肥佬的注意,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去迪拜,和我最爱的珺丽一起。对了,周末的约会,我必须选一个无与伦比的餐厅,然后当面告诉珺丽,我要和她一起去迪拜。"喂,您好。"单言总是能在铃响第三声时接电话,我们都戏称他是平民三郎。其实,他并不是平民,年级轻轻就当上了不大不小的领导,很能干的家伙。"离了没?"我劈头盖脸的问道。"恩,是你啊?怎么不打手机?"他每次上班时接电话就更变了个人一样。"打座机给你个惊喜,沉香真同意离了?"我有些惊讶的问道。"是,昨天办的手续。"我并没有纠缠那些细节,祝贺他从城里爬出来后,就让他帮我想办法订个埃玛儿的桌子。

我开始想起来了,珺丽出国前我们好像是在埃玛儿吃过一次饭,可是,桌上那么多的玫瑰花是怎么回事呢?我从来都只送三只的啊?等等,我记得那天单言也去了那间餐厅。

"源一,我出去后,我们就分手吧!"珺丽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我咽下一小口红酒,迟迟没有抬起头。"珺丽,如果是因为吵架,我可以认错。如果,是因为出国的距离,我可以为你缩短这距离。告诉我,到底为什么?"我没有直接告诉她,我决定和她一起去。珺丽没有回答我,只是低下目光看着窗外的海。我抬起头逼问的盯着她。"源一,不要问为什么,我们还是分手吧!"我拿起杯子喝完了杯中全部的酒。"那你也让我死个明白!!"也许是酒精,也许是愤怒,我大声道。我的无理显然不符合晚餐的气氛,我的余光发现远处走来一个人。我不会因为服务生的阻拦就放弃的,我必须知道原因,我想着,等待那人的靠近。

为什会有那么多的玫瑰花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些花不是我送的,当然,单言也没有必要当着我的面把这些花送给珺丽。是的,那些花是单言代表珺丽还给我的。单言知道我没那么容易死心,在关键的时刻亮出了利剑,一剑刺穿了我。我不记得是怎么走出埃玛儿的门口的,但是,我记得在门口,我拿起那一堆玫瑰,深深的闻,深深的闻。

是的,满屋子的玫瑰花香。手一松,内衣和相框一起摔倒了地板上。我满头大汗的弯腰去捡地上的相框,床上的女人翻身坐了起来。看着我关切的问道:"源一,你没事吧?"我拾起相框抬起头看着床上关切的女人,微微笑道:"我没事,沉香,谢谢"女人也微微一笑,脸上划过两滴晶莹的泪。沉香有些哽咽:"都三年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放声的哭起来。一瞬间,周围的一切模糊了,蓦地,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脸上还泪流满面。我努力让一切有些逻辑。对了,我到厦门出差,这是酒店的房间。可是,这个如此真实的梦境已经是今年的无数次了。我看了看表,20:12,快些吃饭还可以去泡吧。

我在吧台边又喝下一杯威士忌,对着bar tender说道:"威士忌加冰!""威士忌加冰!"旁边温柔熟悉的声音。我转过头去,看见珺丽刚坐在旁边。我惊讶的张大嘴看着旁边的女人。不,这不会是珺丽,那只是我的梦境。

人类的大脑就像相机的储存卡一样,负责保管我们的记忆,科学家们知道记忆保存在脑部的部位,可是,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以什么样的形式保存的,当然,也无法添加,编辑,删除任何记忆。想要什么样的记忆,只有今天的你自己能写入它们。

珺丽来到酒吧的洗手间,打开电话拨了一串数字:"教授,我想我们成功了,他明显是认识我的...我想我们可以移除床下的仪器和玫瑰精油了。"


[align=right][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1-31 11:17:39编辑过][/align]


发贴时间: 2012/1/31 11:17:39

页次:1/1页每页10 本主题贴数1

分页: [1]

 *快速回复:记忆体-短篇原创小说 顶端 
你的用户名:   还没注册? 密码:   忘记密码?
内容
  • HTML标签: 不可用
  • UBB标签: 允许
  • 贴图标签: 允许
  • Flash标签:允许
  • 表情字符转换:允许
  • 上传图片:允许
  • 最多16KB
  • 邮件回复 显示签名   [Ctrl+Enter直接提交贴子]

    声 明
    本论坛全部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塞岛在线”无关!

    塞岛在线 2001-2006 www.sdsky.com
    页面执行时间:179.688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