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人的袭扰(七—十世纪)


在公元后的最初几个世纪中,塞浦路斯除了宗教生活有所发展之外,几乎没有发生过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


在拜占廷统治时期,、岛上的事务由君士坦丁堡派驻的所谓财务官管理。塞浦路斯以前属东方省(安条克)管辖。在查士丁尼一世统治时期,它与西基克拉迪群岛、西西亚、摩西亚和卡里亚同属一个行政区,统治者称作查士丁尼执行财务官。


但是后来,塞浦路斯便隶属于锡比尔哈奥特省,不久,马其顿皇帝瓦西利奥斯(公元867-886年)又承认塞浦路斯单独为一行省。这些所谓的“省”,由“司令官”治理,后者相当于六世纪时的“军事长官”。在此期间,塞浦路斯教会由于胜利地挫败了安条克想凌驾其上的多次企图,也取得了稳步的进展。
 

由于这一进展,宗教艺术—在公元四世纪埃皮法尼奥斯大主教时期已很有名—便很自然地相应发展起来。但是,因为阿拉伯人从大约七世纪中开始对塞浦路斯进行了洗劫性的袭扰,所以相对说来,这个时期几乎没有什么艺术品留存下来。


阿拉伯人的多次袭扰,是他们受伊斯兰教影响的结果。以乌姆•哈拉姆命名的著名伊斯兰教圣所,就是阿拉伯人袭扰的一个历史见证。乌姆•哈拉姆是一个阿拉伯入侵者的妻子、先知穆罕默德的亲戚;她从骡子上摔下来丧命,就埋葬在这里。这是在公元647年穆阿威亚率兵入侵时发生的事。


另一次严重的袭扰发生在公元743年哈里发①瓦利德二世时期。许多塞浦路斯人被虏至叙利亚充当奴隶。在公元747年、773年和806年,又有三次袭扰,以最后一次由诃伦•拉西德(公元786-809年)率领的袭扰为害最大。许多教堂被破坏,许多塞浦路斯人,连同大主教在内,被虏为奴隶,许多沿海居民都纷纷逃至内地避难。近来在北部群山中发现的一个洞穴,可能就是曾经作过躲避阿拉伯人袭扰的避难所。圣赫拉里昂、坎塔腊和布法文托等三座重要城堡,原是当年建造的要塞,后来才由法兰克统治者进行加固。关于后者,下文即将述及。

 

①哈里发(Caliph),穆罕默德事业继承人的称号。中世纪阿拉伯国家和奥斯曼国家的国家元首亦称为哈里发。—译者

 

公元692-698年,约翰大主教率领大批塞浦路斯基督教民移居到查士丁尼教区。由于阿拉伯人一再入侵,皇帝查士丁尼二世便将位于赫勒斯庞特①海岸的这块地方划作塞浦路斯人的新居住区。为了纪念这一流亡时期,塞浦路斯大主教至今仍冠有“新查士丁尼区兼全塞浦路斯大主教”的头衔。

 

 ①赫勒斯庞特(Hellespont),即达达尼尔海峡。—译者

在多次袭扰所造成的浩劫中,以教堂受害最为惨重,所以如今在塞浦路斯,就没有留下这个时期的教堂。在拉纳卡附近的克提昂和在卡帕斯半岛的利斯兰科米等地,有些教堂还保存下来一些镶嵌装饰,可能就是在六世纪和查士丁尼皇帝时期、阿拉伯人袭扰之前存在过的教堂的劫后遗物了。


看来,阿拉伯人并无意征服塞浦路斯,他们只是想通过袭扰来进行掳掠。


公元965年,拜占廷皇帝尼塞福鲁斯•福卡斯命令尼塞达斯•卡耳库泽斯将军发兵,终于将塞浦路斯岛从入侵者手中解放了出来。


尽管时世艰难险阻,塞浦路斯教会仍然在创造着宗教历史。阿拉伯人袭扰时,正值发生重大的“圣像事端”,一些教徒主张将这些宗教性画像当作圣物供奉起来。当时的君士坦丁堡大主教、塞浦路斯人保罗向伊琳女王建议,于公元 887年召开第七次普世教会会议,以就圣像问题进行辩论。又一个塞浦路斯人、塞浦路斯大主教君士坦丁代表塞浦路斯教会出席了这次会议,由他提出的圣像只应受到尊敬而不应受到崇拜的原则得到一致通过。因此,这一决定便成了塞浦路斯教会的一大贡献:它不但消饵了教会争端的一个隐患,而且还在整个拜占廷帝国有着重大的政治和社会
影响。
 

本类目部分文章内容引用自《走遍全球》一书,2002年1月出版
2012/2/6 17:16:09  《塞浦路斯简史》
 

Advertisement Service - 关于本站 - 联系方法 - 客户服务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页面执行时间:25.391毫秒

陕ICP备05002020号

塞浦路斯 版权所有 2000-2013 © www.sdsky.com

 

 
 
 

    本广告位全站显示,可投放图片,文字,flash等各种类型。个人,企业均可投放

具体投放方法与价格请来电垂询:

  

广告投放联系点击这里>>